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凤凰天机论坛,www.7034.com,跑狗图玄机图,168tk图库,更新100tk全年历史图库,158786.com,www.205122.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158786.com >

你最喜欢余光中的哪首诗?白姐图库印刷tk222

发布日期:2019-11-10 05:31   来源:未知   阅读:

  青岛龙湖·昱城 一城众望一席争藏今期香张帆实战课【涨停板接力】如何避。我还是在多年前读他的诗了,当年最喜欢的是《蜀人赠扇记》。一首充满缠绵情思的长诗迤迤逦逦写将下来,近结尾处以四行规整的七字短句将漫溢的感情收拢住,方收拢,却又从末一行化用古典的长问句中喷薄而出。放敛之间形成巨大的艺术张力,曾令年少的我反复吟诵,不知倦怠。

  我的写作课8.0上线啦,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详情(电脑端可以直接打开),有问题请加助理微信咨询(orangeous):

  当我死时 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 白发枕着黑土 在中国 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 睡整张大陆

  今闻余光中先生逝世,思绪万千。高中时被余先生散文所折服,我最喜欢的一段:

  他是厦门人,至少是广义的厦门人,二十年来,不住在厦门,住在厦门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不过说到广义,他同样也是广义的江南人,常州人,南京人,川娃儿,五陵少年。杏花春雨江南,那是他的少年时代了。再过半个月就是清明。安东尼奥尼的镜头摇过去,摇过去又摇过来。残山剩水犹如是。白姐图库印刷tk222。皇天后土犹如是。纭纭黔首纷纷黎民从北到南犹如是。那里面是中国吗?那里面当然还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然则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里呢?

  余光中以 89 岁的高龄刚刚过世,他的诗有一种最基本的重要性,那就是在海峡两岸的现代诗人当中,余光中到他去世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他自己的作品来自于他自己作为一个作者已经被经典化了,这种跻身能够被经典化的经验其实非常非常的少,在文学史上、在艺术史上面我们已经听过多少这种故事。活着的时候创作了丰富的作品,然而必须要等到这个时代慢慢的经过了各种不同因素的累积跟变化,才使得作品能够被接受,能够被理解,乃至于能够被崇拜,能够被反复的传诵。

  在所有的文学作家或者是在艺术家当中跻身看到自己的作品不只是受到当代读者的欢迎,更进一步的在评论以及文学史上面不断的反反复复赋予崇高的地位,因而可以安心的知道自己的作品在未来的时间当中短时间之内,甚至更长时的这样一个规模底下都应该不会被遗忘,这个经验在余光中身上实现了,所以这样的一个余光中,在他的作品我们探索阅读他的作品,我们也就一个很重要的方式,也就是来探索为什么他可以有这种特殊的地位,得到了跻身被经典化的这种待遇。

  余光中究竟是如何练成的,其实这是我们今天读余光中的作品的时候必然在心里面会存在的一个巨大的疑问。余光中作为一个诗人,以及他的诗的作品,在过程当中几十年,其实他跟他的作品的遭遇比大部分的诗人都要来得更复杂。容我这样说一句不夸张的话,我认为不夸张的话,余光中跟他的诗其实是由争议所练成的。如果没有那些争议,他不会取得那么重要的中心地位,尤其是我们回到台湾当时现代诗的这样一个处境,他的中心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取得了这样一个中心地位,其实原来是来自于他早年的时候承受了两面的攻击。当时在台湾的诗坛,乃至于更扩大,台湾的文坛认识余光中,有一个重要的契机是透过一个争议,而且这个争议当时几乎在台湾被当作像是一个丑闻一样,也就是余光中在他的诗里面曾经写过的一行诗被老先生们当时坚持什么叫做中文国文的基本的文法跟基本的写法,反对那种现象跟西化的语言的人,就挑了余光中作为他们中心攻击的对象,而这一句诗是叫做「星空如此希腊」,星空如此希腊在运用上面非常明确的,就是把希腊当作了一个形容词,希腊明确的在中文原来的词性上是一个名词,但是余光中却以希腊当做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星空。所以那时候这一句,乃至于后面的作者余光中,曾经是被当做恶劣中文的一种代表,换句话说中文最糟糕的,不能够这样写的这种中文,竟然这样写出来中文是出自于一个诗人之手,而这个诗人竟然在台湾可以发表他的作品,还能够被人家推崇,这是当时一个巨大的争议,也就可以了解这个时候他所受到的攻击是来自于保守派,保守派把他当做一个非常前卫,而且非常大胆,乃至于具有破坏性的一个文字的使用者。

  我们也必须说这些保守派对他所发动的攻击,那个程度可能是值得商榷的,不过当时余光中的的确确不只是在他的作品上面,在他自己的表白的这种文字态度上面,他都是站在这样一个相对前进或者是前卫的立场。也因为受到了这样一种攻击,所以他曾经对于自己跟中文之间有一些辩护,在他的辩护里面有一段最有名的文字,他是这样说的,他说我尝试把中国的文字压缩锤扁拉长磨砺,把它拆开又拼拢,折来且叠去,为了实验它的速度、密度和弹性,换句话说这就是当时余光中摆明的带有一点点对于保守派挑衅的一种态度,他的的确确要对于中文进行各方面的实验以及改造。因为这些人他们用这种方式攻击抨击他的诗,余光中他内在的那种战斗性就被激发了,所以他就干脆做了一个更强烈或更激进的一种态度,他不是用这种「星空如此希腊」,看起来表面上不合中文文法的方式来写诗,更进一步他把这种诗化的语言挪来写散文。这就是年轻时候的余光中,因为他摆明了用这种方式,不畏惧保守派对他的攻击,所以他一战成名,一下子他变成了在新诗、现代诗或者更进一步的,他又把他的领域扩充到现代艺术,乃至于当时美国正在流行的现代音乐,这个现代音乐指的是例如说摇滚乐,他现在了所有这些现代性以及现代艺术的代言人跟辩护者,这个时候他的身份跟他的名声因而在台湾大为提升。

  不过也就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对照尤其是在大陆,有一些读者,我们认识余光中的诗,知道的熟悉的往往是他比较后期晚年的诗。到了后期他晚年的时候,他的位置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挪移,那就是他开始强调叫做正统的中文,他开始讲在现代或者是当代的中文里面他批评中文里面,例如说他很有名的「的的不休」,就是说中文里面有那么多「的」,应该把这些「的」全部都拿掉。他开始主张要用一种非常简练的方式运用中文,他变成了一种叫纯粹中文的一个代表者,跟这种立场的坚守者,这个其实跟他年轻的时候是非常非常不一样,而且对应对照他年轻的时候,如此的勇敢,如此的充满了对于中文进行文艺跟声音上面实验改造的这种冲动,坦白说对我来说还是难免觉得有点感慨,有点唏嘘。

  刚刚讲到的这一句引发争议的诗,「星空如此希腊」出现于他的一首诗,叫做《重上大度山》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余光中先生,当代知名文学家、诗人、散文家,祖籍福建永春,1949年随父母迁居香港,次年定居台湾。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余光中先生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尤其是海内外华人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乡愁》。

  十几年前,我在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读本科。播音系的学生有项看家本领是朗诵,众多朗诵作品中有个保留节目就是《乡愁》。那个节目是经过精心编排的,用普通话和闽南语双语对诵,模拟海峡两岸遥遥对话的感觉,背景音乐用的是罗大佑的《乡愁四韵》。深情的词句、哀而不伤的音乐,加上自带故事背景的两种语言,最后一段“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一出,情感被推向最高点,闻者无不落泪。

  曾经我记得,这个节目还被我们播音系的同学,和台湾世新大学、辅仁大学的学子共同完成,并在人民大会堂献上演出。连我在内上下几届的学生,人人都会说一点“闽南语”,我们最熟悉的闽南语词汇,都是来自于《乡愁》这首诗。

  如今诗人远去,他的乡愁留在原地,依然感动着分布在海峡两岸乃至世界各地的华语人士。

  余光中先生一生创作甚丰,这些作品,或深情,或古雅,或厚重,或谐趣。我凭记忆选了一些自己特别偏爱的,列在这里供大家一起欣赏和怀念吧: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我甚至记得他写过一篇犀利风趣的杂文《开你个大头会》,光是标题就已经让人忍俊不禁:

  大好的日子,一大堆人被迫放下手头的急事、要事、趣事,济济一堂,只为听三五个人逞其舌锋,争辨一件议而不决、关而不行、行而不通的事情,真是集体浪费时间的最佳方式。仅仅消磨时间倒也罢了,更可惜的是平白扫兴,糟蹋了美好的心情。会场虽非战场,却有肃静之气,进得会场来,无论是上智或下愚,君子或是小人,都会一改常态,人人脸上戴着面具,肚里怀着鬼胎,对着冗赘的草案、苛细的条文,莫不咬文嚼字,反复推敲,务求措词严密而周详,滴水不漏,一劳永逸,把一切可钻之隙、可趁之机统统堵绝。”

  一早醒来看到这个消息,愣了许久,恍然有如回到了三年前,周老先生逝世时那般无措。

  我最敬爱的两位诗人,余光中,周梦蝶,蓝星诗社的两名成员,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人世。

  其实我喜欢余老的诗,还在周老之前。小学读《乡愁》,背是能背下了,可分量有多重,总归于懵懂,大概比我背上的小书包沉上一些吧。

  后来上高中,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才后知后觉,原来精神上的革命与遥思,如追忆,如相思,如眷念,似轻如鸿毛,却承受不起。

  余老有一首《或者所谓春天》,里面有几句,贴在我百度马甲的签名栏,足足三年。

  还记得高中时跟同学志趣相投,加入了一个文学社,名唤“燃冰”,每日写写画画,有趣的很。

  稚气未脱的年纪,为赋新词,总喜欢添上些草莽气,好像笔下一挥,纸张一抖,就是一座江湖。

  您曾说:“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